白长新:成师傅

成师傅白长新
成师傅当年是接他老爹的班进厂的。有人背地里喊他聋子,其实成师傅只是听力有些障碍,声音大点儿他还能听见。至于他原来怎么聋的,倒没有听人说起过。成师傅看人永远是一付笑眯眯的人畜无害的样子。车间里上上下下,无论年纪大小都叫他成娃,我出于尊重叫他成师傅。成在车间的冲压工段,这个工段连我就五个男工,其余四个年纪较大。冲床的活相对轻松些,但干起活来噪音比较大。老师傅们说:成娃这聋子刚好,声音大也不嫌聒吵。没有人愿意跟成搭班干活,嫌与他沟通不便,工段多安排他一些不需要配合的如化铅、轧铅、剪板等一些粗活,冲压对模具总得有人帮他对好他才能开始干。成的好处是干活踏实,也从不和人计较什么。冲压工段是几间单独的大通间,隔壁是个茶炉房。烧茶的是个徐娘半老的大嫂,整天风风火火地好跟人开个玩笑。每每茶水烧开之后,她会隔着窗户冲着工段吼一声:茶开了,喝吧!师傅们往往会会心地大笑,成也跟着笑。有师傅会说:成娃,你笑啥哩?这里其实有一个段子。当初每当水烧开时,大嫂会吆喝一声:茶开了,倒吧!有师傅隔着窗户说:走,叉开了,捣吧!大家一片哄笑。大嫂仔细一品味,这些兔崽子们,想占老娘的便宜?随口就是一句:叉开了,喝吧!班中休息的时候,几个师傅会凑在一起互相敬个烟,喝几口水。成不吸烟,师傅们开他的玩笑:成娃啊,钱整天给谁省的?咋看你的儿子跟你长得不像呢?你也不回去看看媳妇是不是在别人床上?师傅们哄笑着,成也跟着笑。有师傅会说:楼娃子。成说你噘我。师傅笑着说TM这句话他听得怪清哩,另一位师傅说他根据你的口型猜的。这龟孙!师傅们又笑。我还真见过成的媳妇和儿子一次。忘了那回车间为个什么事聚餐,成和师傅们喝得高兴,五个人三瓶白酒一会儿就见了底儿。一个师傅比划着撺掇成:去问问领导,酒不让喝了?成摇摇晃晃地去找领导,说话时口齿已经有些不清爽了:领导啊,木酒了?领导说:酒有的是,不过大家喝酒悠着点啊——钱是大家的,身体可是自己的哈。说着顺手从箱子里又拿出了一瓶酒递给成。成那天真喝多了,躺在地上,眼往上翻着,看不见他的黑眼珠,吓人的是,他嘴里还冒着白沫。主任端来一杯清水,往成脸上喷了一口,又是掐他的人中,又是按压他的指关节,均无济于事。主任害怕出事,赶紧组织人把成送到附近的卫生院,又打电话通知他的家人赶了过来。成的媳妇是个漂亮的乡下女人,坐着儿子骑的摩托风驰电掣般地赶到卫生院。我心说成师傅艳福不浅呐,武大郎娶了个潘金莲。成的儿子长得随娘,人高马大的,看上去很棒洒的一个小伙子。成正打着点滴,我把他在地上的呕吐物刚收拾干净,正拿着拖把在拖地板。成的媳妇说:看看成这没成色样儿,喝个酒喝得一圈子人跟着背灾。这是眼镜老弟吧,老听你成师傅说起你,还真是挺文气哈!我说嫂子说笑了,成师傅平时酒量怎么样?他呀,就是个闷葫芦儿,顶多三两的量。那他今儿中午可真没少整,我说。主任在旁边瞪了我一眼。我自知失言,吓得偷偷地吐了吐舌头。好在那次成师傅是有惊无险。后来企业改制的时候,公司里不少人都买断了工龄,车间和工段一些年岁大的师傅也办了内退手续,其实成的年纪按要求也过杠了,我估计下一层洋葱就会剥到他,但直到我离开单位成还安如泰山。两年后有一次碰到车间一个老伙计,聊到几个仍呆在单位的同事,他说:对了,聋子还在公司哩。我有些吃惊:不可能吧?人家用他那张残疾证呢!老伙计说。怪不得,我这才恍然大悟。
总 编:孙宗信副主编:李华凌 张瑞敏执行主编:小 微 裴雪杰审 核:周鹏桢 曹向辉编 委:陈志国 李信昌 牛永华 杨朝惠 王东照 郭成志 李浩雨 涅阳三水 徐志果 马龙珠稿件题材:诗歌、散文、小说、杂文,摄影作品等,禁止一稿多投,文责自负。初次投稿附作者姓名、个人简介、生活照一张。投稿信箱:279169517@qq.com微信号:lanxinhui88
作者往期文章回顾:
【涅阳文学】白长新: 酒师屈原
【涅阳文学】白长新: 成都印象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