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杏初(黄杏初怎么被感染的)

黄杏初怎么被感染的
谁捅下蝙蝠第一刀
文 | 二掌柜 编辑 | 德小强
1
黄杏初站在洗槽边,右手握着刀,左手擒着白鼻狗,一刀下去,刚才还在吱哇乱叫的白鼻狗两腿一蹬,咽气了。黄杏初熟练地将白鼻狗退毛、宰割,最后烹饪成美食。没过几天,黄杏初突然觉得身体不适,发热畏寒,全身无力。
那一天,是18年前的2002年12月5日。黄杏初是酒楼的大厨,老板见黄杏初病殃殃的,就让其到医院打吊针。可是打了两天吊针,黄杏初的不适症状一点都没有好转。于是,黄杏初决定回到老家广东河源柏铺镇。
在镇子上看了10天医生,黄杏初病的不能走路,120直接将黄杏初从镇子上送到河源市人民医院。河源医院9名给黄杏初看病的医护人员全部出现同样的症状,医院怀疑黄杏初患了传染病。那个时候,黄杏初已经出现呼吸困难。
后来,神志不清的黄杏初被送到广州军区总医院进行抢救。靠着呼吸机挺过一个月的黄杏初,奇迹般地康复了。黄杏初万万没有想到,那个时候广东已经出现了多起相同的病例,医生、专家、记者都在探寻病源。
那个时候,黄杏初已经快两个月没有到酒楼上班。2003年2月5日,黄杏初回到深圳,准备第二天去酒楼。可是一到深圳,就听说酒楼是违章建筑,老板要到一个很远的地方开新酒楼。
黄杏初不想去新酒楼上班,因为他听到另一个令他紧张的消息,老家河源市可能是传染肺炎的发源地,黄杏初担心自己是不是得了传说中的非典。黄杏初跑到广州军区总医院复查,才得知自己是第一例报告的SARS病例。
专家跟记者们都希望找到黄杏初,想了解他是怎么感染SARS的。黄杏初回老家躲起来,被新闻报道成“欠钱失踪”,这让他异常愤怒。此时,已经有专家发现果子狸是病毒传染源。黄杏初站出来为自己的丑闻辩护,证实他确实在酒楼做过白鼻狗,也就是果子狸这一道菜。
SARS的源头找到,防疫开始有了头绪。只是黄杏初万万没有想到,他杀向果子狸的那一刀,在那个春天让数千个家庭上演了生死劫难,还差点将自己送进地狱之门。18年后,谁是杀下蝙蝠的那一刀?现在,武汉新型冠状病毒谁才是真正的病源?
病源是解决现实以及未来问题的密码。
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第一例发现上报的,竟然是老两口。当时儿子送咳嗽发烧的父母到湖北中西医结合医院,没有任何症状,医生建议儿子也做CT,肺部出现同样的症状。就在这个时候,华南海鲜市场一位商户来了,同样的症状。随后又来了几位华南海鲜市场的商户,依然是同样的症状。
新型冠状病毒的病源来自海鲜市场?那么一家三口的病源又来自哪里?第一例真正的病源在哪里?18年前,黄杏初作为“毒王”躲回老家。18年后,武汉的真正“毒王”在哪里?是已经康复出院?还是已经西登极乐?这一次到底是蝙蝠传毒?还是另有毒源?毒源未明,就出现一部分医生在一线救命,一部分商人在二线赚钱的混乱秩序。
无论是当年黄杏初,还是现在没有浮出水面的首例“毒王”,他们手中的刀都在改变历史。
2
2003年的春天,一切都在SARS的笼罩下喘不过气来。工厂停工,学校停课。4月24日,北京星空灿烂,一架又一架的飞机在北京上空盘旋而过。好奇的北京市民打开窗户,一股清新的空气扑鼻而来。不少人的手机上都收到类似的短信:飞机给北京城消毒了。
飞机盘旋的那天上午,新任北京市长跟20家市长国际企业顾问单位驻京机构负责人进行座谈。摩托罗拉、松下电器、三菱银行、德意志银行等国际企业都派出了中国区总裁级别的高层参会。他们在之前已经联名给市长写信,表达对北京市政府扼制非典的坚定决心,和政府采取的各种即时协调措施表示全力支持,包括停工隔离。
参加市长座谈会的国际企业中,摩托罗拉中国总裁陈永正两个月后加盟微软,摩托罗拉与一同参加会议的诺基亚开始走向没落,五年后甚至在苹果智能手机出现后,彻底在中国市场边缘化,而摩托罗拉最终卖身中国的联想。那一年,现在连锁的国美跟苏宁因为非典,无论是摩托罗拉,还是诺基亚手机的销量都明显下降。一直走不出中关村的刘强东决定换个活法。
刘强东看到非典给实体门店的冲击,决定关闭京东的线下门店,转战线上。同期,蜗居在杭州隔离的马云被憋坏了,喜欢自由的马云哪里经过长时间的自我隔离,他一拍大腿,作出一个令郭凡生冷笑的决定。那个时候,马云的阿里巴巴跟郭凡生的慧聪网还不是一个量级。阿里巴巴刚刚实现正现金流入,郭凡生已经在推动慧聪网香港上市。马云决定将全公司进行隔离,在自己的公寓里推出淘宝网,全面扑向C端用户。
沧海一声笑,赚B端机构的钱已经让郭凡生站到人生巅峰,马云偏偏要将手伸向难搞的个人。跟马云一样疯狂的还有刘强东,只是郭凡生没有预料到,未来数年的江湖论剑中,马云的对手除了刘强东,早已没有郭凡生的影子。黄杏初可能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杀向果子狸那一刀,杀出了中国电子商务的一条阳光大道。
3
马云跟刘强东气吞山河的同时。房地产界的潘石屹、任志强却在摇头叹息,因为央行出台了12·1号文《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地产信贷业务管理的通知》,文件规定楼盘封顶才能按揭,第二套房70%的贷款。潘石屹他们认为对开发贷款和购房按揭是两头堵融资渠道,中小企业资金链要出问题。
两个月后,国务院18号文,将房地产提升到国民经济的支柱产业的高度。潘石屹他们还在观望风云突变的政策,天津的孙宏斌决定从津门杀向北京。在一场土地拍卖会上,鏖战48分钟,孙宏斌的顺驰以9.05亿的天价摘得当年的北京地王,孙宏斌跟顺驰名声大噪。
面对业界跟媒体的追问,孙宏斌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一句:顺驰更看重的是进入北京这个市场,价格是次要的。之后,房地产开始突飞猛进,一心要挤进北京的孙宏斌开始走向全国,现在孙宏斌的融创已经成功进入房地产前三强。
跟房地产商一样焦虑的还有证券行业。当时整个A股市场一片哀鸿遍野,时任证监会主席尚福林初来乍到,在上海召集证券公司老总座谈。
窗外白雪飞舞,屋子里一片沉寂。当时净资产只有50多亿的中信证券在行业只是三流券商,因为刚刚在上交所挂牌上市,意气风发的董事长王东明看没有人说话,就斗胆直言:尚主席,救市能不能先救救我们,如果我们都混不下去了,这个市场也就麻烦了。
那个时候的中国资本市场杂乱无章,庄家满地走,以南方证券、华夏证券为首的国家级券商为首,肆意坐庄,挪用客户保证金,为所欲为。尚福林回到北京,立即将全国证券公司老总召集起来开会,敲着桌子定下三大铁律:客户保证金、委托资产、债券严禁挪用。
坐庄老手南方、华夏立即陷入风雨飘摇之中,中信证券为首没有包袱的券商开始突飞猛进,用了8年时间净资产突破1000亿大关,成为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
三大铁律犹如紧箍咒,没想到SARS肆虐,整个市场更是雪上加霜。当时财政部长项怀诚面临退休,证监会原副主席高西庆已经调任全国社保基金,嗅觉灵敏的尚福林在北京城消毒的时刻,秘密会晤项怀诚,希望他即将掌舵的社保基金能够驰援A股。
尚福林跟项怀诚密会两个月后,项怀诚坐进社保基金办公室,一直毫无进展的社保基金开始选秀,多家公募基金进入选秀名单。社保基金280亿资金单骑救市,开启了国家队旗帜鲜明救市的先河。
4
现在全国人民众志成城,共抗疫情。互联网为首的产业结构改变成为必然,资本市场在危机中酝酿着新的机会。虽然短周期经济面临下滑压力,企业盈利处于下滑态势,但补库存的周期将很快来临,5G、AI、物联网、生物制药将成为产业新的驱动,A股整体的PE才16.5倍,PB为1.6倍,处于历史的相对低位,为新产业的发展提供资本驱动空间。
斗柄回寅为立春,岁首是万物复苏的开始,相信市场的恐慌情绪随着疫情的控制,各产业结构调整的重估,强化制度改革、提升管理效率将成为未来的必然。创新药、芯片、人工智能、新能源汽车、5G、物联网将是未来的趋势。
黄杏初当初给SARS捅下一刀,如今又有人捅向蝙蝠一刀,带来的影响如何?在经济领域已经有了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岂能不扬鞭奋进?面对疫情,也许,老百姓会说:孙悟空被压五指山,真是猴急死了。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