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枯草香

点击上方蓝色字体,关注我们
枯草香
2019-10-13
离离原上草。

枯草香
文字/香袭书卷
书桌上放着一束在郊外采摘的野草,时时散发出一阵枯草的清香。有些枯了的野草,反而有了些与平日不一样的气象,叶子慢慢蜷缩起来,草茎露出,骨子里透露出来的,与花叶不同,是带着一股自有的傲骨。
目光落在它的身上,秋的影子就出现了。干枯中有着饱满,凋零中有着希翼。我敲击键盘的手指,总是忍不住想要写下它的字句。
那是一个普通的日子,去郊外赏秋。秋天实在美好,气温不高不低,风速不轻不重,阳光不冷不热,就像收音机里每次主持人用标准的普通话,说出的那句:“一切刚刚好。”秋是合乎适宜的,它懂得了季节深处的道理,轻易不把心事显露,要么自己低头思考,要么迎风抛洒。
信步来到一处水库旁,水质清澈,蒸发出来的水分,空气湿润,虽然有秋燥一说,但是在水库边,是温润的。有钓鱼的人。水库只是一个载体,我是想要说说秋天和秋水天长的日月。野草在路边安静地过着自己的日子,一群鸟儿在路边觅食,见到人来,有的飞走了,胆大的几只不理睬,兀自自在。

我总是与大自然之间有着一种特殊的相通,一花一草,一只小鸟,都觉得它们和人们一样,有着自己的爱与失落,骄傲与荣光。耳边时常能够听见小草之间的细语,还有鸟鸣声中的情话。
黛玉是三生石畔的一株绛珠草,这样的草是随处可见,生于荒坡野草间,亭亭独立有着卓尔不群的姿态。绛珠草植株柔弱,它会于深秋果实最红艳的时遭寒霜遂戛然而止。我在路边的草丛中寻找着黛玉的纤细和柔情。每一株草,都带着自己的使命,来到世界上。
水库边有很多空地,杂草丛生。草与鱼,隔着时空相望。野草对着水面唱歌,鱼儿探出头来瞧着。和谐与宁静,是大自然的主题。看水库的老人,七十多岁了,看着有人来,很是热情。生活在郊外的老人,内心是喜欢有人打扰的。
老人前些年在水库边的乡村学校边开过餐馆,后来水库改建,学校搬迁,老人便留下来守着水库,也顺便经营着给钓鱼的人们送饭的营生。我们便在老人的住处前落脚,临水泡茶,说着闲话。

老人一会就做出了几个菜,虽然简单,但是却有着贴己的味道。邀着老人一同午餐,大家都喝了点小酒,话题就像秋日的风一样,漫天遍野。秋阳下,老人脸上的皱纹,丝丝可见,有些倔强又有些亲切。
离老人住处不远的地方,就是村委会。老人告诉我们,自己的三儿子,三十多岁,今年被当选为村委会的书记。原来儿子还是个小会计时,偶尔夏天气温高了,老人还会到村委会蹭会空调。后来儿子成了村支书,老人说自己便不再去了。
“我得为儿子考虑,不能给他带来一点不好的影响。”老人说这些时,声音坚定,脊梁挺直。这是中国老人普遍的心理,我看见了秋风中,枯草的铮铮风骨。有一种爱,像身边的野草一样,生生不息。
老人的目光,看着水面的波纹。接着说起钓鱼的事儿。老人告诉我们,浅水处是没有大鱼的,最多就是一些小鱼,想要钓着大鱼必须在深水区里。因为水深处有波涛翻涌,会有更多的氧气,鱼经过大浪的冲击,游动越来越快,才会长大。鱼和人都一样,在逆境中成长速度最快。

老人的智慧,藏在他脸上的条条皱纹里。老人的爱,如水库的深水区,表面平静,内在丰沛。有句话说:“累了的时候,多与老人和孩子相处。”老人会告诉你生命的一些哲理,孩子会告诉你最原始的纯真。
杯子中的茶汤,泡出了褐红色。风轻轻送来野草的清香。我知道,明年的春天,这些草又会泛起青色。写字台上的一束枯草,散发出淡淡的幽香,我贪婪地呼吸。
“离离原上草,一岁一枯荣,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耳熟能详的句子,在水面上升起。一层薄雾,让秋天有了更多的深远。我的心啊,也随着它,蒸腾升起,有了一些湿润。枯草的香,只有等到秋天将尽才能闻道。

枯草香
图片来源:网络
文字原创:香袭书卷
香袭书卷襄阳作家协会会员用笔墨怡养心灵,写有温度的文字。ID:ZL523704792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往期文章:
散文:桂花落
散文:古镇情书
散文:你若在场,秋风带凉亦漂亮
文章原创,感谢分享!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