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戏,是像章宇这样被没收了工具的人开垦世界的方式。

章宇爱喝酒,一喝多就喜欢亲人,亲男人。
所以他在拍完《我不是药神》之后,和王传君喝酒,因为“喝倒这个哔”是章宇的人生巅峰。
两个人喝多了在路边情不自禁地拥吻,第二天上了热搜。
可是了解章宇的人都知道,章宇的生活中只有两件事:喝酒和拍戏。
酒喝得好了,戏也拍得好。
第十三届亚洲电影大奖颁奖礼上,章宇凭借《我不是药神》获得最佳男配角。
之前他还跟王传君打赌他到底能不能得奖,他们都相信他能,章宇自己不信。但他也赌了,因为得不得奖他都赢了,这事稳妥。
演电影,章宇是个稳妥的人。
一年三部神作:《我不是药神》《大象席地而坐》《无名之辈》。
章宇的演技不言而喻,观众乐于看到又一个像黄渤一样能把小人物演到极致的好演员诞生。
如果说这三部戏刚好凑在一起爆了,章宇出圈完全是巧合,就连他自己都说是“捡了角色的便宜,沾了电影的高光”。
但倘若不是这三十多年积累起来的屎尿屁,也不会有这一个个鲜活的、丰满的小人物出现在大荧幕上。
章宇原名叫章鑫,章宇是他来了北京三年后,给自己改的名字。因为他说:“章”这个字的结构不是“立早”而是“音十”,乐尽为一章,引的是《说文解字》。宇是什么意思呢?是上下四方的空间,章宇连在一块就是,乐尽之后,指挥一停,静场之后那个无限的空间。
真尼玛有文化。
北上广不相信眼泪,云贵川不相信喝醉。
章宇是贵州人,初中就开始喝酒。小时候喝酒是想要变成大人,在妹子面前装成熟,让别人觉得自己是个“爷们”。
长大之后喝酒,却是要想变成小孩子,不开心就抱在一起哭,开心就抱在一起亲,就怕别人把自己当个“爷们”。
章宇在贵州都匀长大,少年生活放浪不羁,年少犯的事大多因为喝酒。他讲自己被揍得最狠的一次,不敢回家也不敢回自己的住处,跑去乡下农田旁的小工具房勉强睡了几宿,白天有兄弟陪伴照顾,到晚上只剩自己,痛得迷迷糊糊却不敢睡着,因为总能感觉到老鼠从自己腿上蹿过,怕被咬。
那时候他就喜欢喝酒。高中喝,本科喝,毕业后也喝。后来他养了一只狗来混生活,舍不得让狗自己在家,就回家喂完狗再出去喝,或者直接牵着狗去喝,醉酒之后“劣迹斑斑”。他说:都匀的哪个派出所我没进去过。
所以他说自己就是条流浪的野狗。
流浪的野狗不爱装B,爱喝酒。
章宇的微博里,关于酒的内容占了很大比例,要么是表达对酒的复杂感情:
酒跟我的关系在2013年之前总体都很粗暴,我就像一个迁翻儿婆娘嫁给了一个尤其喜欢揍我的男的,两口子只能通过互殴才能完成一回交流。他打服一宿我又冒出千万宿的我,我打服他的次数屈指可数,但爱总体还是在。
要么诗意一把:酒,是所有填空题的答案。
不喝酒就没得朋友,一喝酒就放倒一堆朋友,银seng,真滴很矛盾!
在GQ的采访中章宇说:
有次出去演出,集合完毕大家都上船了,才发现我不在。派人回去找,发现我站在院子里,扶着一尊张飞像睡着了,被叫醒的时候嘴里还嚷嚷着,说让他们先走,我要和张飞聊聊天。
特别是在贵州,喝酒变成了一个你在社会上立足的必要条件,变成了朋友之间维系友谊的链条。但有的人脑海中会有一个度,知道自己喝到什么地步就要醉了……我没有。上一秒我还能说话还很理智,下一秒,咔,那根弦就断了。
GQ报道
喝酒成为了章宇与这个混沌世界交际的独特方式。
章宇火了之后,很多人开始关注他,铺天盖地的采访邀约和人物宣传稿。
为什么就喜欢这种农村套马的汉子呢?还不是因为他们威武雄壮。
网上对章宇评价最贴切的莫过于他长了一张“60块钱小旅馆”的底层脸。
他身上有着未进化完全的野性和生猛。
所以他演过的每一部电影都很用力。
在拍《大象》之前,章宇是个禁片小王子,虽然参演的都是小成本电影,但是在这种极端的人物性格中,章宇的表演显得复杂又有内涵。
在每两分钟就有一段做爱镜头的电影《巧巧》中,章宇饰演一个吃喝嫖赌的城镇小混混。
章宇在《巧巧》里完美诠释了他的微博简介,一个伪大的、呈实的、奸墙的、睾伤的人。
这部电影反映了在农村转变期,农村的年轻男女在面对金钱和性爱面前的下沉人性搁浅。
拜金女因为钱嫁给了男主,结果被男主捉奸,男主把奸夫拖到工地后面搞死了他。
然后带着媳妇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回家探亲。两人骑着摩托面无表情。
穿过隧道之后,只剩下李卫(章宇饰)一个人骑着摩托。他停车,把探亲的礼品丢到了山沟里。
结局可想而知,李卫在隧道里杀死了巧巧。
章宇的“边缘狠人”气质,与这部电影中的角色和画面浑然一体。
在《斗鸡人》中,这种“狠人”气质更是发挥到了极致。小毛总(章宇饰)是煤老板的儿子,因为没有性能力,性格有些极端,不喜欢别人说他“不行”。
在斗鸡场跟人斗鸡输了,小毛总气得直接上嘴咬死了对方的公鸡。
章宇把这种极端人物的性格揣摩得非常清楚。
现实主义作品不外乎讲的是小镇底层手艺人和权贵阶层斗争商人中间游走百姓吃瓜看戏的故事。《斗鸡人》的亮点就是章宇把一个癫狂,乖戾,痞气,任性,又迷茫的富二代小毛总演得足以封神。
有些人明明演的是坏人,却让你怎么都恨不起来,章宇就是。
他刚起来就这么性感,温柔起来更是陷阱。
从不配有姓名的“贵州警察”,到黄毛(《我不是药神》中章宇角色)和胡广生(《无名之辈》中章宇角色),章宇一直用贵州话演戏,因为他理解不了的人物他没法演,只有熟悉的人物和口吻才能让他安心。
搞艺术的人总是有一些莫名其妙的坚持。章宇坚持喝酒就是坚持搞艺术。
搞艺术的人,最后都会被艺术搞。艺术是寄生在搞艺术的人肚子里的蛔虫,你面容枯槁,它白白胖胖,最后你会发现,活着是为了艺术。
章宇不想做什么天上耀眼的繁星,毕竟繁星那么多,他也未必是最亮的那一颗,他只想做贴地面飞行的无人机,再孬还有王传君给他垫底。

推荐阅读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