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好的感冒

这是藕的第232篇涂鸦
藕记
大雨倾倒而下,世界能见度为零。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是勇敢的,每一次依靠自己痊愈之后。
很久不敢感冒且幸而没有感冒,几乎淡忘了与之有关的感受—-人类岂非都是这样好了疮疤忘了痛的动物,藉此才能侥幸地没心没肺存活至今。
但是被叫做感冒的这种病症笼罩的当儿真是不好受。腾云驾雾一般 ,灵魂似已出窍。肌肉微微的酸疼,却又是不明晰不尖锐的,隔着一层什么浮在浅表。像是借来别人的皮肉临时贴在身上,被戳了又戳,似是而非的痛楚着。头一突一突的疼,同样不真切。隔着箍紧了的头盔一般,疼是钝钝的在。
总之暂借的皮囊很不服帖地挂在身上,甩不脱也穿不牢,很是累赘。
躺下也睡不安稳,精神恍恍惚惚穿梭在现实和梦幻之间,涣散到无法聚拢。和自己的身体之间不再是习以为常的那种关系,产生了一些超现实的感受。
这么描述着疾病的造访,回头看来几乎是浪漫主义的虚幻体验。
然后大半个礼拜几乎都在半休眠状态。
读书学习的一堆功课每天能勉勉强强胡乱打卡一半,另一半只好望洋兴叹挣扎一番后放弃。运动健身的部分则毫无悬念全部荒废。念了很久的马甲线连虚线都没来得及出现,已经再次深深隐没于软趴趴的皮下脂肪层里。
往往如此,flag立下之后,各种魔障就出现,就像孙悟空要三打的白骨精一样,以不同形象来试你究竟西去有几多诚心。成事之难,便是难在这一路的阻挠纷纷,考验重重。
于是想着别太浪费光阴,听听音频,听书的讲课的,怎奈一听就如催眠,秒着。
昏沉间醒转,决定看看电影。倒是没那么容易瞌睡,可看不完整一部,又觉得倦,要睡。
直至这时才意识到身体真的何等要紧。所有心心念念斗志昂扬要完成的计划都只有搁置。连坐卧起居都恹恹无力,身体下沉的时候,又哪里有劲头和力道提升灵性。
梁文道在《我执》里有一篇专说病历,“病有它自己的时间,自己的疆域,像一个个国家,在人体上展开它们的统治。”
既然如此,守土有责,得像个战士一样战斗起来,于是狠狠 下了决心要善待身体。
支持疗法是王道,要迫自己吃东西。撑着起身去厨房给自己煮一小锅粥,配几绺玉笋一些肉松,口里寡淡,就拌上一勺沙茶酱。据说张医生不让吃粥,但自小的肠胃在生病时全靠这些清淡开胃的东西下肚才得熨帖,总得听自己身体的声音。然后牛奶鸡蛋能吃一些就塞一些进去。等消化掉一些得点空挡,再塞一两枚大红枣。煮各种茶,橘红片,灵芝片,福鼎老白茶,最不肯喝水的人得变着法子喂下各种热茶。
渐渐精神一天好似一天,所谓病去如抽丝,虽然细,自己也能感觉到一分一分的元神回归。休息日叮咚上叫了一点菜。切几片冬瓜,放若干火腿,丢几粒瑶柱,下上半包河粉,清清爽爽一锅,临关火,再放了两片烟熏火腿肉。饱了。也还是洗十几二十颗夏黑葡萄。这葡萄的名字天生是配梅雨的夏天的,单是为这名字下的单,且性子应该不寒不热。
支持疗法之外还得管好睡眠这档子事。打卡计划当即调整,每天都要在11:30前睡觉。
这个决心下了千二百回,回回不出三天,打回原形。家人苦口婆心相劝,朋友各种献计献策,都不曾奏效。一场感冒,至少有连续三天根本捱不住细菌病毒的攻击,晚饭后吞一颗药丸,九点多至多十点半便直接倒向床铺。之后也痛定思痛要继续按时躺下,哪怕睡不着,也把自己摁倒在床上再说。
又想起丢在墙角半载的艾叶,拿出来煮水泡了一回脚,热热的蒸汽多少逼出体内的一点湿寒来。
自己成了自己的主治大夫,中西医结合治疗。So有成就感。
接着先恢复瑜伽,有点虚弱,但是居然坚持完了一堂,成就感继续up。
什么保养什么调理什么注意,当打之年这些话肯定全当耳旁风。就是几年前,也坚持no zuo no die的硬朗作风。由着性子找朋友陪着醉得又哭又笑,伤心起来可以找个墙角哭倒长城,一句性情中人就为自己 为所欲为全部开脱。
回过头觉得,什么人啊可以这么不负责任,于己于人。
人大概不走到某个转角不活到某种份上,就是不会触达朴实无华的义理。
原先觉得独善其身这样的词汇都是托词都是贬义,现在渐渐明白,能否站在世界的中心呼风唤雨有太多的偶然,把自己弄好了是最硬道理。而善待自己的首要,哪里是山珍海味披金戴银,而是带着足够的敬意和体恤,照顾好自己暂住的这具身体,不管它先天够不够强壮,后天会受多少内伤外伤,保持健康是人一辈子的必达使命。越是在没有人知道没有人鞭策的时候,越是要自强不息。
常记得看看周围那些放纵的人掉进油腻里沉浮,全当免费的警示片教育以人为鉴。
管理皮肤,管理身材,管理口腹之欲。花点银子花点时间,换光洁的肌肤,紧实的躯体,绝对是人间值得。务必坚持自我治理,攒够积分以后换来一个清洁柔软如羊脂玉一样美好的身体。
一场及时到来的感冒,很好。
图片来自电影《永恒的爱》
如何赤足走过茫茫深海,超乎奇迹以外
扫描二维码关注
七月,健康,美丽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