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正非小女儿,Annabel Yao出道!

听音频拉到文章末尾!1
昨天,23岁的姚安娜签约天浩盛世娱乐集团,正式进军娱乐圈。
同时《环时》报道,路透社消息,加拿大一家法院13日庭审时曝出,华为首席财务官孟晚舟在温哥华居家期间,曾数次收到死亡威胁,其中包括装有子弹的信件。之前的报道是加拿大法庭允许晚舟的大陆家人探视。
今天早上,这两条消息都上了百度热搜,对于一个家庭来说,或者说一个父亲来说,俩女儿同时上热搜,实挺难做到。
可是,任正非做到了。
一般称孟晚舟为华为大公主,称姚安娜为华为小公主。
现在一个受困于加拿大,背后的原因有些人看得很伟大——为国受难。不过从任家的表现上,没看到了这一点,这只是某种人用来表现自己忠心的一种说词。
一个高调出道,进军娱乐业;一个是所谓的身陷囹圄。二者的反差有点大。
孟晚舟大家都很熟悉了,当年22岁的任正非因家庭出身问题大学缀学入赘孟家,嫁给了孟家的女儿孟军,两人之后生的长女。
孟家的官阶比较高,任正非的岳父孟东波解放后曾任四川省冶金工业厅厅长、省经委主任,攀枝花市委书记,四川省副省长,也就是说,那个时候最起码也是个厅级。
现代人有一个误解,好像建国初期的领导干部都很清廉,不像现在这样腐败。
说腐败确实没有现在这么厉害,但那时候有更明确的等级待遇,比如住房、用车、子女就业,是不用腐败就有的待遇。而如果没到一定的级别,你永远也不会有,腐败也没有。
那是一个超强的地位等级差别年代。就拿用车来说吧,都是靠级别的,你再有钱,也不可能有车。现在呢?只要你有钱,你的车比领导人还好,这样的平常人多的是。是什么把森严的等级抹平了呢?
在中国的传统社会,社会等级的颠覆靠的是改朝换代、暴力革命,但是也终是进入了一个朝代更迭的王朝周期率,很难做到平等。
可是,市场经济发展的三、四十年时间,用车、住房的平等就都有了。现在有人骂改革、诅咒资本,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没有资本的引入,就没有市场经济。那么,你的车、你的房也许都是连做梦都不敢想的事。
市场是最好的平权手段。
2
说远了,说回老任。这之后任正非入伍,入伍要政审,现在也一样。老任父亲给过去国民党时候的工厂当过会计,这在当时是可以作为用来怀疑的证据的,不可能把这样的人放到军队里。
但他入赘孟家了,那是一个革命的家庭。孟东波1938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曾任苏皖边区干部、华东军政委员会副秘书长等职。于是任正非30岁那年当了一名基建工程兵。
1972年孟晚舟出生,三年后生了个儿子叫孟平,现在叫任平。
1980年代大裁军,1983年,国家整建制撤销了基建工程兵部队,任正非复员被迫转业,到深圳在孟军所在的南海石油下属有一家后勤服务公司谋了一份职业。
1987年,作为南海油深圳公司的“三产”华为公司创立,作为南海油深圳公司高管孟军的家属,这个原本是想做电子产品贸易的公司由任正非负责。但是,在一次公司对外交易中,由于他轻信合作伙伴,决策失误,让合作方钻了空子,卷着200万的贷款跑路了。那时候老任43岁,孟晚舟15岁。
这段日子老任一直都不太顺,婚姻也走到了尽头,1990年第一次婚姻宣告结束。
这之后老任靠代理香港某公司的程控交换机赚得了第一桶金,主要是为国内邮局更换设备,并开始了程控交换机的研发,华为公司开始起步。在1996年之后,比老任小三十岁、比孟晚舟还小两岁的女文员姚凌走进了任正非的生活,1998年两人生下一女,就是任正非的小女儿姚安娜。
不过,姚凌很少露面,在昆明生了孩子之后,娘俩又被安居到了上海,至于孩子为什么随母姓也不得而知,现在说姚凌是任正非的第二任妻子。
一直传说有第三任,叫赵薇,是川大的毕业生,也只不过是传说。不过,姚凌母女一直不在任正非身边,理由是老任太忙。
姚安娜在上海度过的童年,一直就是按国际名媛的标准培养。5岁开始学习钢琴、书法、音乐、国画,从小就学习芭蕾。上小学就远赴英国牛津接受全英语教育,初中归国,就读于上海中学国际部。15岁进入上海专业芭蕾舞工作室接受职业训练,得了国际最具权威性的芭蕾舞考级英皇芭蕾RAD最高级别,成为哈佛芭蕾舞团董事会成员,17岁被哈佛大学录取,学习计算机科学与统计学。
中国人有个误解,以为上哈佛的都是学习成绩优秀的学生,其实哈佛在学生的选择上更愿意招收家里有钱的学生。
为了让这些有钱人出钱捐助,美国的这些名校都会为有钱人家的孩子设计一套非常风光的求学之路,比如成绩十分优异。
那一年哈佛在中国招了四名学生,有两个是父母都在美国的中国学生。另一个是哈尔滨男孩辛奇隆,出身哈三中,确实学习好,后来成了赌王何鸿燊与四太梁安琪的大女儿何超盈的老公,比何超盈小八岁。
3
20岁时的姚安娜就是世界交际场上的名媛了,每年都参加只邀请20人的巴黎成人礼舞会(Le Bal),曾与比利时王子共舞,结交的都是世界上的名门旺族和交际场上的名流,人家的朋友圈里是赌王小女儿何超欣、南京首富袁亚非小女儿袁九儿等等。
姚安娜签约的北京天浩盛世文化传播有限公司,是一家在大陆非常具有实力的综合娱乐公司,旗下艺人有沙宝亮、吉克隽逸、谭维维、金志文、牛骏峰、杭盖乐队、邢菲、赵奕欢、陈飞宇、戚薇、文淇、李治廷、陈卓璇等。
从姚安娜签约娱乐公司来看,任正非是一个非常开放的人,这在他去年的多次讲话中也看到了。
这一点好像和中国大量的华为粉非常不一样,也就是说,任正非无意地塑造了华为,华为影响出了一批带有民族情绪的粉丝,然后,这些粉丝把华为包裹了起来,老任只有张嘴苦笑——我的孩子们都用苹果。
现在华为小公主出道了,要接受市场的检验了,华为的粉丝们也要支持一下,说不定能打造出一名国际巨星。
天浩盛世也有这个能力,今年谭维维就推出了一个具有轰动性的新专辑《3811》,其中一首叫《小娟(化名)》。
“我们的名字不叫小娟,化名是我们最后防线。社会新闻,耸动版面,双眼打码照片。”
选择市场是需要勇气的,这份勇气比空谈爱国、与美国斗要负出更大的代价。
其实,爱国和市场并不矛盾,就是爱国是爱国的事儿,挣钱是挣钱的事儿,这两事可以分开,但就是有很多人在这两件事上掰扯不开。
这就要说任正非了,任正非为什么能成功?
就是他在很多事上比一般人,特别是他的粉丝们都能掰扯得开。
欢迎关注老杨品谈,感谢天天转发、点赞、点在看、留言、打赏的朋友们,我们明天见!
老杨品谈的视频节目——茶余饭后,在公号第二篇文章。
(如果喜欢点亮在看,再次感谢!)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